人口老化外籍租户多 休闲草场沦为“垃圾堆”

人口老化外籍租户多 休闲草场沦为“垃圾堆”

不少老居民会到草场做脚部按摩,惟他们希望可全面改善所有基建。

衔接往陆佑路的加祖斯路(Jalan Gajus)草场由于人口老化,鲜少本地人使用,加上当地外籍租户特多,沦为“垃圾堆”。

该草场占地约1亩,是该路组屋居民休闲或办喜宴丧礼地方,惟不少居民抱怨草场已有多年未改善,基设陈旧不合时宜,而且处处垃圾,破坏市容。

人口老化外籍租户多 休闲草场沦为“垃圾堆”

草场随处可见到垃圾与酒瓶。

大部分基设尚完整

据观察,草场大部分基设尚完整,只是设外观过时、油漆脱落及陈旧,还有一些椅子破损;地面随处有大量垃圾、酒瓶,使人不敢恭维。

居民他迁留下菜园屋

成外劳最爱租住地方

当地居民向《》指出,由于人口老化,有的居民迁往花园区居住,留下的菜园屋或组屋单位,成了外劳最爱租住的地方。

他们说,虽有居民如常有到草场活动,但大多数时候是外劳在使用,尤其是傍晚至深夜,喝酒聊天,也制造了许多民生问题,特别是垃圾。

人口老化外籍租户多 休闲草场沦为“垃圾堆”

公园旧款设计椅子已破损。

制造许多民生问题

同时,该草场的现有建设大多数属于过时设计,有的椅子也损坏了,居民要求隆市政厅重新设计公园,增设更多的休闲设备。

小贩●冼女士(81岁)

人口老化外籍租户多 休闲草场沦为“垃圾堆”

太多人丢垃圾

居住这区组屋已有30多年了,偶会到公园走走,做做运动;大多数是外籍人士孩子在用。早前有不少人在草场打太极,随着一个个离世,不再有人打太极。

草场晚上有街灯照明,通常有不少外劳聚集聊天,但不干扰本地人,顶多自己人骂架或打架。

此外,隆市政厅工人有定时到来打扫,但丢垃圾的人太多了,草场长期看起来肮脏;树木也多时没修剪,担心狂风暴雨压到途经路人,希望当局全面提升为现代设计草场,有更多基设方便居民使用。

咖啡店业者●金汉利(50岁)

人口老化外籍租户多 休闲草场沦为“垃圾堆”

常有外劳聊天喝酒

草场多年没正式维修,常有缅甸人或印尼人坐在那里聊天喝酒,他们孩子则在草场内玩;偶尔有本地青年打篮球。加上组屋空间有限,这草场也是办丧事地方。

隆市政厅工人偶尔有到来打扫,但很快恢复“原貌”,有居民日前针对草场建设陈旧,向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投诉,不过尚没见草场有何变化?

居民●黄先生(85岁)

人口老化外籍租户多 休闲草场沦为“垃圾堆”

草场多年没维修

加祖斯路以前是菜园屋,后60年代建起4层楼组屋,我的孩子和孙子小时就在草场满场跑,偶尔到隔旁坟地玩。惟随着人口老化,不常见到有本地孩子到草场玩,反而是外劳孩子变多;而我只是得空才到来走鹅卵石保健道。

他们虽没干涉本地居民生活,但晚上喝酒闹事,乱丢垃圾,为社会制造民生问题;有者曾向谙英语外籍人士投诉,要求劝同乡注意卫生,情况偶有改善。

此外,草场已有多年没改善,只是作出基本修补;以前秋千是四方板座位,常有大人滥用而损坏,最近换成孩童安全座,更适孩童使用,也不怕大人坐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