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跳较慢,且不容易心跳加速的人,较容易做出反社会行为?

文/中野信子

除了长相以外,有某些身体特徵能够帮助判断病态人格者。

譬如心跳数。已经有多项实验结果显示,心跳数与反社会倾向有所关连。那些天生心跳较慢,而且不容易心跳加速的人,较容易做出反社会行为。也就是说,两者存在有强烈的正相关。

不仅如此,也有数据指出,那些静止不动时心跳较慢的孩童,若是在十岁以前就与父母分开,成年后就容易成为暴力罪犯。西元1997年,英国剑桥大学犯罪心理学教授大卫.法灵顿所提出的研究论文当中写有以上数据。

在人类的急速发育期,也就是幼年期,能够看出心跳数与反社会倾向的特定关连。根据心理学家阿德里安.赖因于1997年所做的调查显示,相较于三岁时心跳较快的孩童,三岁时心跳较慢的孩童在之后对人施暴或是做坏事的比例,是前者的两倍。

阿德里安.赖因在香港大学进行休假研究时,曾经以622位学生为对象,调查「闯红灯次数」等等与交通规则有关的个人习惯,同时蒐集实验对象的心跳数据。结果显示,闯红灯者与不闯红灯者在心跳数据上出现显着差异。越常闯红灯者,心跳越慢。

虽说某些区域的文化认为闯红灯稀鬆平常,有些区域则并非如此,实验结果也会受这些因素影响(香港对交通规则看得较严格)。但既然光是无视交通规则与否,就会让心跳数出现显着差异,那幺在犯下严重的反社会行为时,心跳数的差异应该会变得更加显着。

美国知名临床心理学家尼尔.雅各布森(华盛顿大学教授兼临床研究中心所长)与约翰.高特曼(华盛顿大学教授)发现,当一个冷静的施虐者(可能是病态人格者)在打老婆时,心电图显示他其实比安坐在扶手椅上还要轻鬆自在。

在介绍连续杀人护士¬珍.托潘的案例时,我已经稍微提到,男性有暴力与反社会倾向的比例较高。为什幺会这样呢?时至今日,学界仍然给不出一个明确的答案,但是有学者推测,这是因为男性的心跳每分钟平均比女性慢6下。

但是,心跳较慢,为什幺会与暴力和反社会倾向扯上关係呢?

对此有几个假设。

正常人若是把他人从楼梯上推落,或是做出行窃等违反道德规範的行为时(或是正準备进行这些行为时),心跳会加快。心跳一加快,就会开始感到不安,甚至陷入恐慌状态。这是一个信号,会让当事人因此感到自己「不可以做这种事」,进而反省、停止这些行为。也就是说,心跳变化是一个抑制器,会帮助当事人思考自己接下来的行为是否没问题,是否会造成危险。如此一来,普通人就不敢随意将那些会使自己心跳加快的行为付诸行动。

但是,对于即便做出背德行为,心跳数也不会上升的人来说,就不会因为「我不能做这种事」「我不可以这样」等念头而及时踩剎车。因此他们较容易做出反社会行为。

除此之外,在遇到危险状况、紧张场合时,心跳较慢者也比较无感。普通人在感觉到危险时,心脏都快爆炸了,但原本心跳数较低的人,心跳变化却几乎不大。因此他们也较难理解普通人为何会如此不安。也就是说,他们能轻而易举地跨过普通人难以横越的界线。换言之,心跳较慢者的感受原本就与普通人截然不同,因此他们缺乏同理心,也较容易从事反社会行为。

或是可以假设「心跳数较慢的人,容易因为心跳数较低而感到不快,因此他们会追求强烈刺激,藉此将心跳提高到恰到好处的水準」。心跳较低的状态,其实也可以说是大脑运作趋缓的状态。当事人会感觉脑袋昏沉、思绪缓慢。这种感觉令人不悦,因此当事人可能会为了让大脑活化,而从事能够带来刺激的暴力行为。

另一方面,心跳数值不易上升的特质,其实也能够对当事人以及整体社会带来正面助益。

譬如哈佛大学的研究学者史丹利.拉秋曼就以资深拆弹员为对象,比较其心跳快慢。他将拆弹员分为「曾受勋组」与「未受勋组」,测量他们在进行需要高度专注力的危险任务时,心跳有何变化。结果令人惊讶的是,「曾授勋组」在执行这类任务时,心跳反而趋缓。

这类研究在在显示,心跳数较慢与人格特质有关,属于某种资质。

也有许多病态人格者是企业经营者或是律师,而不是罪犯。病态人格者心跳较慢这件事,也能够帮助佐证以上情形。当他们面临在观众面前做简报,或是在法庭上辩论等场合时,普通人可能会因为紧张而难以正常发挥,但是他们却因为心跳数值不易上升而能够採取冷静的行动。

而病态人格者的「智商」又如何呢?

由于受到某些以病态人格者为题材的创作作品影响,相信有不少人对病态人格者抱持「IQ较高」「天才」等印象。

但事实上,病态人格者与普通人的平均IQ没有太大不同。统计数据显示,两者的IQ并没有显着差异。若是以社会化程度高低为重点进行分类,病态人格者的IQ甚至平均较低。综合而言,病态人格者并没有特别聪明,其中既有聪明人,也有笨蛋,就跟普通人族群一样。

大家之所以容易误以为病态人格者的IQ较高,是因为他们能够轻易跨越普罗大众不会去做,以至于难以跨越的伦理限制。或是该说,他们从来就没有意识到这些伦理限制的存在。

普通人大多奉行性善说,认为自己和旁人都会恪守规则。这些规则包括「不可以说谎」,以及科学家认为「所得出的结果一定要符合科学程序」等。

但是当一个人能稀鬆平常地无视这些规则,同时不抱持任何罪恶感时,旁人就很难发现其中有什幺蹊跷了。因此普通人很容易产生「病态人格者都很聪明」的错觉。这可以说是一种认知偏误,当事人会设法从那些行为举止不同于常人的对象身上,找到一些特殊能力。

但是也有研究结果显示,那些在病态人格者之中较不具有暴力倾向与冲动的组别,在智力表现方面优于普通人。

<病态人格者的心理与生理特徵 >,立即前往试读►►►